退役军人讲故事 讲好退役军人故事 培育时代新人 弘扬时代新风 激发广大退役军人的自豪感 荣誉感 责任感
 
第三十四集:铲除恶霸张怀志
来源:原创作者:王祚网址:http://www.gztbjp.com浏览数:349 

1、小河沟乡级苏维埃政府  内/晨↓

【习仲勋组织召开会议,高岗、张策、吴代峰、张子敬、白阳珍、贺二参加】

习仲勋:今天召集大家来开会主要是明确赤卫队下一步的主要任务,我们的赤卫军主要是由贫苦的青年农民组成,它的主要任务是,第一:搞好递步哨,每个村都设有哨口,白天一人,夜间两人,负责执勤;传递消息,一经发现敌情立即向乡主席和红军报告,鉴于当地绝大多数群众都不识字,我建议送信分两种,第一种是将信纸折叠成一个角这代表有情况,第二种是将信纸折叠成一个角插上鸡毛代表情况紧急,这样一来传递起来快捷方便,一村转一村都会按时送到政府和红军手中;大家看合不合适?

高岗:我觉得可行,简单易懂又具有隐蔽性。

【会场所有人均表示赞同】

习仲勋:好!那我们接着说第二点:清查外人,对进入本地区的陌生人立即报告给乡政府进行审查;第三:参加生产劳动,帮助农民耕种收割。第四:就是我们的核心任务,打击土豪劣绅,没收财产和土地、分给贫苦农民;赤卫军同时还要和地主武装进行战斗,保卫农民的胜利果实和根据地安全。现如今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群众组织和群众武装已经广泛的建立,尤其是地方游击队得到了迅速发展,第二路和第三路游击区各地游击队纷纷建立,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将各路游击队进行整合争取最终统一指挥和领导。

2、              村庄稼地里              外/日↓

【农民们手里拿着掘头、铁锹在开荒地,荒地的周围是玉米和小麦长势很好,可谓是热火朝天,两头老黄牛二牛抬杠拉着一张犁,习仲勋左手扶着犁耙子右手拿着鞭子在耕地。警卫员张三带着十几个赤卫队战士跳下马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张三:书记!书记不好了!

【习仲勋依旧扶着犁耙子一边耕地一边问张三】

习仲勋:什么事儿、这么着急?

张三:东华池民团团总张怀治带着人马正朝四合台村(苏维埃政府)逼近,为了您的安全,吴岱峰同志让我护送您和乡亲们赶快撤离。

习仲勋(沉着冷静):一个张怀治有什么可怕的?我们是人民的武装,有人民给我们撑腰我们还怕什么呀?告诉吴岱峰同志、仗要打、地也要耕。合水游击队队长张振东现在什么位置?

张三:正在东华池太白一带活动

习仲勋:1933年11月下旬合水游击队在豹子川王街成立,当时,张振东告诉我说他和这个民团团总张怀治、曾今是“换帖”兄弟,如今张怀治来犯,而张振东带领合水游击队又正好在东华池太白一带活动,我看这个张怀治就交给张振东去处理(解决)是最合适不过了。

张三:书记,这张振东和张怀治是换帖兄弟他会这样做吗?

习仲勋:他会的!我们共产党人做事一向讲究个义字,这种大义灭亲的壮举,张振东一定会做的。

张三:好!我这就去传达。

【习仲勋和张三谈话的时候始终没有停止耕地动作。可见伟人在处理大事时的镇定与从容】

3、                东花池某堡子         外/日↓

【张振东穿着商人的衣服站在堡子外一个小土丘上,手里拿着望远镜正在观察堡子内情况,堡子内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张振东的身后站着游击队战士,张振东对政委孙铭章说】

张振东:政委,堡子戒备森严,要是强攻不但攻不下而且还会两败俱伤,我想单独进堡子趁张怀治不备下了他的枪做人质,逼他缴械投降,到时候你带着战士冲进堡子接应。

孙铭章:不行,这样太危险

张振东:政委放心,我和张怀治是换帖兄弟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政委你带领战士埋伏在堡子周围等我信号。

【孙铭章掏出一把勃朗宁小手枪递给张振东】

孙铭章:老张,这把勃朗宁手枪是习仲勋书记送给我的,这枪分量轻体积小你把它藏在袖子里不易被发现,

【张振东接过枪藏在右手袖口里,朝堡子岗哨走去】

4、                  堡子门口            外/日↓

【张振东手里拎着用牛皮纸包裹着的礼物走到堡子门口上前和哨兵搭话】

哨兵(持枪站岗):站住!干什么的?

张振东:请转告你们张团总就说张振东求见

哨兵:等着!

5、                  堡子内             内/日↓

【张怀治躺在窑洞炕上抽着大烟土,身边跪着丫鬟小翠给张怀治捶腿,哨兵走了进来】

哨兵:报告!

张怀治:进来!

哨兵:报告团总!外边有个叫张振东的求见

【张怀治突然坐起】

张怀治:张振东?带了多少人?

哨兵:就一个人

张怀治(自语沉思):一个人、见!

【哨兵离开】

6、                  堡子门口             外/日↓

哨兵:团总让你进去,

张振东:有劳兄弟了

【张振东准备进堡子】

哨兵:等等!把手举起来!

【哨兵对张振东进行搜身,没有搜出什么】

哨兵:跟我走吧!

【张振东跟着哨兵一路往张怀治的窑洞走去,边走边观察地形,堡子不大,到处都是哨兵】

7、                   窑洞门口            外/日↓

哨兵:等着我去报告团总

8、                   窑洞                内/日↓

【张怀治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地上】

哨兵:报告团总人以带到

张怀治:快快有请

9、                   窑洞门口             外/日↓

【张振东站在窑洞门口等待哨兵走出窑洞】

哨兵:进去吧!

【张振东走进窑洞】

张怀治(抱双拳):振东老弟!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张振东:怀治兄,久违了!

张怀治:振东兄在哪高就呀?

张振东(将礼物搁在一旁):谈不上什么高就,就是在这东华池周边做点小买卖,前些日子听说兄长就任东华池民团团总特意登门拜访,一来叙叙兄弟情义、二来……有兄长照应着、我的生意也好做些

张怀治(奸笑):哈哈!兄弟请放心在我的地盘上,做生意算什么?哥哥我让你天天做新郎怎么样?

张振东:好啊!那小弟我就多谢哥哥美意了!

张怀治:小翠、上酒菜我要和我的兄弟多饮几杯,叙叙兄弟情义,

【丫鬟小翠端上来酒菜离开。张怀治给张振东斟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张振东:想当年咱兄弟二人一见如故,情同手足,数年不见如今你已经是东华池一带赫赫有名的民团团总,你的脚往地上轻轻那么一跺!整个东华池都得震三天呐!来!小弟敬兄长一杯

张怀治:干了!

【第一杯酒下肚】

张怀治:来!吃菜,吃菜!小翠!小兰!过来陪陪我这位好兄弟

【小翠坐在张怀治怀里,小兰坐在张振东怀里】

张怀治:小兰,这位是我的换帖兄弟,今天你一定要好好伺候着!

小兰(端起一杯酒):大哥!我陪您喝一杯

【小兰给张振东灌了一杯酒,张振东强忍着愤怒尽力在敷衍小兰】

10、                   堡子              外/日↓

【孙铭章带领游击队埋伏在堡子周围焦急的等待着,他看看手表】

孙铭章(自语):时间不多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11、                    堡子                内/日↓

【张振东左手端着一杯酒装着喝醉了走到张怀治跟前】

张振东:我再敬兄长一杯

【张怀治稍微有些醉意举杯与张振东碰杯,谁料!张振东右袖口溜出手枪顶在了张怀治的腰里,张怀治低头看见张振东手握手枪顶在自己腰间,抬头看着张振东】

张怀治:兄弟!你喝多了吧?

【张振东把酒杯扔在地上摔得粉碎,接着下了张怀治腰间的手枪,小翠和小兰吓得尖叫一声跑出窑洞,站在窑洞门口两侧的士兵听见摔酒杯的声音举枪走进窑洞,张振东左手持枪顶着张怀治的脑袋,右手持枪对准门口两个士兵】

张振东:把枪放下,不然我就打死他

【两名士兵依然举着枪,相互窃视】

张怀治:还不快把枪放下

【两名士兵放下枪】

张怀志:兄弟!你这是?

张振东:少废话!走!

【张振东押着张怀治出窑洞,

12、                 堡子               内/日↓

【民团士兵举枪向窑洞门口靠近,张振东押着张怀治站在窑洞门口】

张怀治:弟兄们!千万别开枪

张振东:我的人就在外边,让你的人放下武器,放我的人进堡子

张怀治:兄弟,你总得告诉我一声你是干什么的吧?

张振东: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就是合水游击支队支队长张振东

张怀治:啊!你是游击队?兄弟们!放下枪,二狗子,快!有请游击队进堡子

【二狗子放下枪跑步出院子,接着政委孙铭章带着游击队进院子,缴了民团士兵的枪】

孙铭章:人和枪一并带走

张振东:押下去!

【战士押着张怀治出院子】

孙铭章:支队长干得漂亮!

张振东:总算拔掉了这颗祸害百姓的毒牙!走!

13、                  堡子                  外/日↓

【张振东和孙铭章领着游击队战士站在堡子外】

张振东:起爆!

【一声令下!堡子里的炸药被引爆,火光冲天,响声震天。堡子被夷为平地】

14、                    林锦庙梁沟门        外/日↓

【习仲勋、刘志丹、王泰吉、王世泰、张秀山、高岗、杨琪等齐聚这里坐庙院开会,刘志丹、习仲勋哈哈大笑】

习仲勋:张振东这一仗打出了合水游击队的名声和气势,不但铲除了张怀治这颗长在群众身上的毒瘤,而且给其他民团敲响了警钟,张振东同志大义灭亲的壮举将会载入史册。

刘志丹:是啊!如今各路游击队在习仲勋同志的领导下犹如雨后春竹一般破土而出,布满边区的每一寸土地,让盘踞在边区的土豪劣绅、民团首领无立足之地,今天我们红四十二师党委在这里开会讨论了今后军事斗争的方针和南梁根据地的建设问题。会议很成功,下面请高岗政委宣布这次会议的决定

高岗:经党委会讨论一致通过,成立第二路游击队总指挥部,杨琪任总指挥,高岗任政委,习仲勋任第二路游击队总指挥部党委书记,统一领导庆阳游击队,合水游击队,保安游击队,安寨游击队,发展壮大革命武装力量。

【掌声!】

王泰吉:最近刘桂堂外号刘黑七,率万余土匪武装进止豫陕边境我想争取这支武装劝说刘黑七抗日,所以我请求师党委批准我去豫陕边开展兵运工作。

刘志丹:王泰吉同志,你是红四十二师的师长,红四十二师离不开你呀?

习仲勋:豫陕边我们红军游击队力量薄弱,而且又处在敌人的心脏,我担心你的安全,还是不要去得好。

王泰吉:豫陕边有我许多老同事,老部下、搞兵运工作比较有把握,请师党委放心。

【习仲勋看看刘志丹,刘志丹看看习仲勋最终同意王泰吉到豫陕边开展兵运工作】

习仲勋:好吧!师党委同意你的请求,红四十二师师长一职就暂时由刘志丹同志接任。

15、                   林锦庙梁沟门        外/日↓

【习仲勋和王泰吉并肩走在林荫小道上】

习仲勋:泰吉大哥,此去凶多吉少啊!要是处境困难你就回来我们再一起干。

王泰吉:开工没有回头箭,1924年5月我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一期,在哪里我遇到了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先生,经周主任介绍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后来又留在了黄埔。从那时起,我就默默的对自己说我是一名战士,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豫陕边需要我,所以我必须去。

习仲勋:想当初你不顾个人安慰脱离杨虎城在耀县率部起义领导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大队100多号人来到照金根据地,在薛家寨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看看我才带来这么些人”我当时说兵不在多而在于精,留下来的都是信得过的同志,转眼间一年时间过去了,我们又要分开了。

王泰吉:分开就是为了再次团聚,保重!

【王泰吉和习仲勋拥抱】

习仲勋:一定要保重啊!我在南梁等你的好消息!

16、                    淳化县、通润镇      外/幕↓

【通润镇哨卡戒备森严,过往人员一律搜身,保安团团长马云从站在哨卡旁负责监管士兵,王泰吉扮成商人经过哨卡时被马云从认出】

哨兵:站住!我看你怎么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马云从盯着王泰吉看,他走到哨兵跟前给了哨兵一个耳光】

马云从:他妈的!瞎了眼了你,没看见这是我二舅吗?

马云从(转过脸):二舅,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呢?我也好去接您一程!二舅请!

【马云从带着王泰吉过哨卡骑上马朝自己的保安团驻地奔去】

17、                    通润镇保安团驻地    内/夜↓

【马云从和王泰吉下马,士兵将马牵走,王泰吉抬头看着大门口醒目的牌子:“淳化县保安团”】

马云从:二舅请!

马云从(告诉门口哨兵):记住,若有人找,一律不见

哨兵:是!团长

【王泰吉和马云从朝团部走去】

18、                 保安团团部           外/夜↓

马云从:仲祥兄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王泰吉:是啊!刚才多亏你及时出现要不然你我恐怕再也见不着了

马云从:上茶!

【士兵端来茶水】

马云从:仲祥兄请喝茶!你我是挚交,咱有什么就说什么,自从你在耀县宣布起义脱离杨虎城加入共产党红军游击队后,西安方面就下了死命令,悬赏5000大洋到处捉拿仲祥兄,现在你又突然回来,不知是为何事?

王泰吉:不瞒你说,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说服刘黑七抗日的

马云从:我和刘黑七有过一面之交,此人胆识过人,讲义气,敢作敢为,要是能将这支队伍拉来抗日,那是最好不过了。仲祥兄现如今我是淳化县保安团团长,为了你的安全期间你就住在我家,有我在谁也别想动你一根汗毛。

王泰吉:好!那就拜托云从老弟了。

马云从:仲祥兄一路鞍马劳顿比较辛苦,那今晚就早点休息,明日我为仲祥兄接风洗尘。警卫员

警卫员(走进房间):有!

马云从:带我二舅去上房休息

警卫员:是!

【马云从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

19、                王泰吉住所         内/凌晨↓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和喊声,王泰吉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持枪】

国民党士兵:快!围起来

【王泰吉从后窗户跳出窗外,没想到院子前后已经被国民党军队包围,火把照亮整个院子】

宋志先:王泰吉、王总指挥别来无恙啊!

王泰吉:你们认错人了,我是马云从马团长的二舅

马云从(从一侧走出来):仲祥兄,你就认了吧!

王泰吉:马云从你这个小人

宋志先:王总指挥,想当初你被国民党新军阀抓获关押,是杨虎城杨主任保释了你,杨主任爱惜人才命你为剿共总指挥率领四个团的兵力围剿照金根据地习仲勋共匪,没想到你却带着部队投靠了习仲勋,你太让杨主任失望了。

王泰吉:你是?

宋志先:我是国民党陕西省党部书记长宋志先,杨主任很惦记你,请把!

王泰吉(用憎恨的眼神看着马云从赋诗一首):“二十八岁空磋陀,为鄜(fu)故人入网络;孤鸦结交吾有愧,悬睛待看事如何”

宋志先:带走!

【士兵押着王泰吉离开】

【十天后,王泰吉被押送到西安,杨虎城部的进步军官和中共地下党员曾多方营救,因事以见报,南京政府严令“处决”加上国民党陕西省党部书记长宋志先严密监视,营救活动均未成功。3月3日王泰吉在西安绥靖公署军法处英勇就义。临刑前他大义凛然写下了气壮山河的绝命诗:“崤函振鼓山河动,箫关频翻宇宙红,系念胞泽千里外,梦魂应知奇愁容。”】

20、              小河沟乡级苏维埃政府        内/晨↓

【习仲勋坐在窑洞的桌子前批阅文件,张三走进窑洞】

张三:书记!王师长被敌人杀害了

【习仲勋猛地站起,将桌子上的一张纸捏成一团,拳头使劲往桌子上一砸,抬起头泪流满面】

习仲勋:王泰吉大哥!

【许久后……习仲勋问张三】

习仲勋:老刘知道此事吗?

张三:已经告知老刘

习仲勋:走!去见老刘



会员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