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军人讲故事 讲好退役军人故事 培育时代新人 弘扬时代新风 激发广大退役军人的自豪感 荣誉感 责任感
 
第二十六集: 薛家寨沦陷
来源:原创作者:王祚浏览数:322 

1、薛家寨山下--敌人阵地  外/日↓

【敌人停止炮击地面部队猛烈地向薛家寨进攻,

2、薛家寨顶--红军阵地  内/日↓

【秦武山和战士们趴在掩体上猛烈还击,战斗进入白热化】

3、薛家寨山下--杨子恒指挥部  外/日↓

【陈克敏帽子歪带着,狼狈不堪,急匆匆跑到杨子恒面前报告】

陈克敏:军座,共匪顽强抵抗,我们的兄弟冲不上去呀?

杨子恒:陈克敏、你不是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吗?你有什么好办法?

陈克敏(阴笑着):军座,薛家寨石门工事与后山腰岘阵地之间的悬崖峭壁上,有一条几百米长的石缝,石缝内长了许多小松树。在这条石缝上面,红军(共匪)没有修筑防御工事,也没有布置防守人员。这是红军(共匪)在防守上的一个漏洞。

杨子恒(点头同意):嗯!传我命令,部队停止攻击,围而不打、和共匪对峙,由你带领100人组成突击队,今晚沿着石缝攀登、拂晓时分悄悄地(给我)爬上薛家寨,然后散开埋伏起来,等到天亮我再令炮兵佯攻共匪主阵地,分散共匪的注意力,这个时候你们突然出击从共匪的背部狠狠地插上一刀,我就不信破不了薛家寨。

陈克敏(竖着大拇指):军座高见!

【杨子恒阴险的笑了】

4、               薛家寨山顶--红军阵地    内/幕↓

【秦武山趴在战壕里拿着望远镜观望敌阵地】

秦武山:张秀山敌人为什么停止了进攻?

【张秀山跑步赶到,趴在秦武山身边观望敌阵地】

张秀山:不知道啊?

秦武山:敌人肯定是在调集兵力准备下一次更猛烈地进攻,赶快告诉周主席让他带领革委会的战士协助刘翠花、震山虎转移后方医院、修械所、被服厂的人员和物资,你亲自去。

张秀山:是!

5、               薛家寨--后勤基地       内/幕↓

【周冬至集合后勤基地的人员和伤员站在院子里开会,刘翠花、震山虎和王麻子站在队伍前排】

周冬至:同志们,就算我们全打光了,也不能把物资留给敌人,所以我建议趁敌人还没有发起总攻之前,我们必须将伤员和物资安全的转移到山洞里。

战士:报告周主席张参谋长到了

【周冬至转身张秀山敬礼,张秀山和周冬至握手】

张秀山:周主席,没想到你想的如此周全,还没有等我到你就都安排好了。

周冬至:这都是习书记离开前叮嘱的,现在敌人封了寨子,看来我们下山是不可能了,所以这些物资我们只能暂时藏起来。

张秀山:既然周主席都安排好了,那我就回去复命了,周主席保重。

【张秀山敬礼离开。周冬至转身继续讲话】

周冬至:翠花,你带领伤员和大婶、大姐们先行转移

刘翠花:是

周冬至:大哥,咱们带领战士转移物资,天黑前一定要将物资转移完毕,大家各自行动。

震山虎:麻子,你带领十个战士负责转移枪械,一定要多加小心,出了事老子枪毙你

王麻子:大哥你就放心吧!

6、               薛家寨后山脚下         外/夜↓

【陈克敏带领100名国民党士兵站在山脚下,敌人用弹射器发射绳索,绳索的一头挂在山顶的松树上,几名国民党士兵抓住绳索准备攀岩】

陈克敏:上!

【一声令下,士兵就像猴子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爬上薛家寨后山顶】

7、               薛家寨—山顶战壕           内/拂晓↓

【连日的激战使得红军战士们很疲惫,躺在战壕里怀抱着枪睡着了】

8、               薛家寨--后山顶         内/拂晓↓

【陈克敏带领100名国民党士兵攀上山顶】

陈克敏(惊喜自语):后山果然没有哨兵

【陈克敏做了一个散开的手势,100名国民党士兵散开各就各位隐蔽,陈克敏和电台兵趴在一个草丛中】

陈克敏:给军座发报,就说我们已经顺理到达指定位置,一切正常。

【电台兵开始发报】

9、               薛家寨山下—敌军阵地   外/晨↓

【敌军阵地上摆着50门大炮,杨子恒看看手表】

杨子恒:预备!放

【50门大炮同时朝薛家寨红军阵地上开炮】

10、               薛家寨--红军阵地         内/晨↓

【炮弹坠入,红军阵地上浓烟滚滚,泥土飞溅,红军战士趴在战壕里躲避炮弹的洗礼】

11、               敌军炮兵阵地            外/晨↓

杨子恒(下令):停止炮击,好戏该上演了!进攻!

【国民党地面部队疯狂的朝薛家寨开进】

12、               薛家寨--红军阵地          内/晨↓

【炮火停止,秦武山摇摇头抖落头上脸上的泥土】

秦武山:狗日的炮火终于停了,准备战斗

【战士们站起将枪架在战壕上】

秦武山:先不要开枪,等敌人走近再打!

【秦武山盯着敌军推进,双眼冒着火星,国民党部队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开到半山腰】

秦武山:打!

【一声令下子弹就像雨点般落向敌阵地,敌军伤亡惨重,同时,好多红军战士背部中弹立刻牺牲】

秦武山:怎么回事儿?哪里在打枪?

张秀山(看了秦武山一眼回头):不好!敌人从后山摸上来啦!怎么办?

【红军身后黑压压的一片全是敌人,这是陈克敏带领的敌突击队】

秦武山(自责):都怪我呀!要是当初我听取习仲勋同志的建议,红军也不会遭到如此重创

张秀山: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得赶紧想办法,迟了就来不及啦!

秦武山:部队分两路突围,一路由我和惠子俊、刘约三带领,从黑田峪撤退;另一路由你和吴岱峰率领向党家山方向突围。如果突围顺理的话咱们在山下的高山槐汇合。

【张秀山和秦武山对视着握手】

秦武山:突围吧!

13、                薛家寨--后勤基地      内/日↓

【陈克敏带领国民党士兵冲进后勤基地站在院子里】

陈克敏:给我搜

【国民党士兵将仓库、医院、搜了个遍、回来报告】

士兵:什么都没有

陈克敏:全部带上来

【国民党士兵押着十名红军战士站在陈克敏面前】

陈克敏:说,这里的物资、人都哪儿去了?

红军士兵:不知道

【陈克敏摆了一下手势,国民党士兵押着一个红军战士走到墙角当场击毙】

陈克敏:不说实话就地正法

【陈克敏走到一个红军战士跟前】

陈克敏:说!你们把习仲勋藏哪儿啦?

红军战士:习书记在战斗打响前就已经下山去了

陈克敏:朝哪个方向去啦?

红军战士:不知道

陈克敏:押下去

【国民党士兵押着红军战士离开。杨子恒走进后勤基地】

敌士兵:军长到!

14、              薛家寨--后勤基地           内/日↓

【陈克敏向杨子恒敬礼】

陈克敏:军座

杨子恒:陈克敏干得漂亮!从现在起你就是我杨子恒的部下,我授予你上校团长怎么样?

陈克敏:多谢军座提拔,都怪属下失职让习仲勋给跑了

杨子恒: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张贴告示缉拿习仲勋。

陈克敏:是!

15、               薛家寨—后山洞        内/夜↓

【山洞里点着几盏清油灯,刘翠花、周冬至、震山虎等人陪同伤员隐蔽在山洞里,刘翠花正在给一位躺在地上的红军伤员包扎伤口】

红军伤员:水,我要喝水

刘翠花:快!拿水来

【震山虎拿起几个水壶摇了摇,都是空的】

震山虎:我去找水

王麻子(站起):大哥还是让我去吧!

震山虎:也好,速去速回

【王麻子转身脸上露出阴险的表情,周冬至盯着王麻子的背影靠近震山虎】

周冬至(提醒):大哥,王麻子他……

震山虎:三弟,只要我还在他王麻子就不敢怎么样,我说一、他不敢说二、你就放心吧

16、             薛家寨后勤基地-院子          外/夜↓

【后勤基地院子里站着两名持枪的国民党哨兵,王麻子靠近哨兵】

国民党哨兵:谁?站住!

王麻子:是我王麻子,赶紧禀告你们陈克敏长官就说王麻子有要事禀告。

哨兵:等着!

【哨兵朝窑洞走去】

17、             窑洞              内/夜↓

【桌子上摆着苹果,陈克敏躺在炕上抽大烟土,一位女子跪在炕上给陈克敏捶着腿,士兵走进窑洞】

士兵:报告陈长官门外有个叫王麻子的要见您,说有要事情禀报

【陈克敏眼前一亮坐起,将烟杆放在桌子上】

陈克敏:快!请他进来

士兵:是!

【陈克敏斜眼色迷迷的盯着身边的女子在脸上亲了一口】

陈克敏:我的心肝,有贵客来访,你先下去等客人走了我在好好伺候你

女子(撒娇):讨厌!

【女子下炕往窑洞外走,在门口和陈克敏相遇】

18、              窑洞               外/夜↓

士兵:进去吧!

【王麻子转身色迷迷的盯着从窑洞里走出来的女子看,女子故意卖弄风骚给王麻子抛了一个媚眼离开。王麻子哈喇子都快流淌出来了】

19、             窑洞                  内/夜↓

【陈克敏背对着王麻子站在地上】

陈克敏:王麻子,你还敢来?

王麻子:我来是和陈长官作笔交易的

陈克敏(阴笑):哈哈哈!

【陈克敏拔枪转身掏枪将枪顶在王麻子的头上】

陈克敏: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跟我做交易,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然后,提着你的人头去杨子恒哪里邀功领赏

【王麻子用手拨开陈克敏的枪,拿起桌子上一个苹果吃了起来】

王麻子:你陈克敏可以一枪打死我,可是我王麻子也是出来混的,没有十足把握我是不会来找你的,再说了,你当初背叛共产党,投靠了国民党、杀死特务队长陈双印,在陈家坡、你和李德全的八姨太狼狈为奸伏击保卫大队运粮车,烧了粮食打死群众几十人,差一点就要了习仲勋的命,就在今天你又带兵攻上薛家寨端了习仲勋的老巢,打死红军百号人,这一笔笔的血债、你想一想、红军能放过你吗?

陈克敏:王麻子,你什么意思?

王麻子:没什么意思,我说了只想跟你作笔交易

【陈克敏收回了枪别在腰间】

陈克敏:什么交易?

王麻子:你要的人在我手上

陈克敏:在哪?

王麻子:你得答应我的条件我再告诉你

陈克敏:什么条件?

王麻子:给我1000条枪,5万发子弹,放我回兔儿岭,我回兔儿岭后你们不许带兵攻打

陈克敏:哈哈哈!看来你王麻子天生就是做土匪的命,好!我答应你。

20、            薛家寨后山洞口           外/夜↓

【陈克敏匪军埋伏在山洞两侧,王麻子手里拎着水走到红军哨兵跟前】

红军哨兵(举枪):谁?

王麻子:是我王麻子!

红军战士(肩枪):原来是麻子大哥

王麻子:同志们辛苦了,喝口水吧!

【两名红军战士接过水壶正在喝水,两个国民党士兵顺势从身后摸上来用刀杀死了红军哨兵,陈克敏带领国民党士兵跟着王麻子悄悄进山洞】

21、            山洞              内/夜↓

【王麻子等人在山洞里与震山虎相遇】

震山虎(准备掏枪):谁?

王麻子:大哥是我、麻子

震山虎:麻子,找到水了没有?

王麻子:找着啦!给,大家还等着喝水呢,咱们赶紧给送进去吧?

震山虎(接过水罐转身):好兄弟,走!

【震山虎太高兴了,拎着水壶和王麻子往里走,就在此王麻子掏出匕首从震山虎背后捅了一刀,震山虎转过身瞪着王麻子】

震山虎:你……

【王麻子扶着刀柄往深的捅了几下】

王麻子(露出恶毒的面孔):我忍你很久了

【震山虎手里的水罐掉在了地上,水撒了一地,王麻子领着陈克敏匪兵继续往山洞里走】

22、          山洞-深处                内/夜↓

【刘翠花、周冬至以及所有伤员战士坐在地上等待王麻子取水归来】

刘翠花(挨着周冬至坐转脸):震山虎大哥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周冬至:我去看看

【周冬至刚走出一米、陈克敏的枪就顶在了周冬至的脑门上,周冬至退了回来,此时,王麻子领着国民党士兵冲进山洞将红军围了起来】

陈克敏:久违了周主席

周冬至:陈克敏、你这个叛徒,你想干什么?

陈克敏: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绑起来!

【两名士兵将周冬至捆绑,王麻子出现在陈克敏身边,周冬至盯着王麻子】

周冬至:麻子,还不赶快动手

陈克敏:哈哈哈!周主席,你也太幼稚了,王麻子和我们是一伙的

周冬至:王麻子你……

【刘翠花准备掏枪却被王麻子抓住手腕】

王麻子(举枪):都不许动!

【王麻子转脸色迷迷的盯着刘翠花】

王麻子:翠花妹子,哥哥想死你了,一并绑起来

【两名地士兵走上前将刘翠花手脚捆绑推倒在地】

刘翠花(叫嚷着):王麻子你把震山虎大哥怎么啦?

王麻子:还能怎么样,震山虎他妈的心态狠,

王麻子(伸出三根手指头):瞧见没、三根手指头,十指连心那,就这么被震山虎给砍掉了,三根手指头换一条命我王麻子赚啦!

周冬至(挣扎着):王麻子你不得好死

【王麻子指着刘翠花】

王麻子:她留下其他人全部带走

敌士兵(押着红军战):走!

【陈克敏等匪兵离开】

周冬至(吆喝):王麻子你他妈有种冲我来,放开翠花

【山洞里只剩下王麻子和刘翠花二人,王麻子用手捏着刘翠花的脸】

王麻子:翠花妹子,让哥哥好好伺候伺候你

【王麻子抱着刘翠花亲吻,刘翠花用膝盖顶了一下王麻子的裆部,王麻子疼的弯腰直跳,接着直起腰】

王麻子:够辣!哥哥就喜欢你这样的辣妹子

【王麻子将刘翠花扑倒压在身下开始撕扯刘翠花的衣服,刘翠花挣扎着,伸手摸索到身下一颗手榴弹拉响了引线】

23、            薛家寨山洞口             外/晨↓

【陈克敏押着周冬至和红军战士站在山洞口,山洞里一声巨响火光带着冲击波喷向洞口】

周冬至(喊破嗓子):翠花妹子!

【周冬至的喊声传遍了整个照金根据地,刘翠花的笑脸永远的留在了红军战士的心里】


会员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