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地文化的窗口 复转老兵的平台 公益行动的驿站
 
乙未之痛—尹武平
来源:原创作者:尹武平网址:http://www.gztbjp.com浏览数:11 
文章附图


   

 《海外文摘》杂志刊登了《乙未之痛》一文。


我在忐忑、惆怅、悲痛中度过了羊年春节。

年前,我与夫人携着小孙子,早早的从古城来到南方这座景色秀丽,气候宜人的城市,准备在这里过年。但这里秀丽的景色没能消除我心中的忐忑,宜人的气候也难以抹去我心中的惆怅。

因为我知道,我敬重的老首长刘冬冬上将,您此时正在千里之外的京城301医院,与病魔进行着殊死的抗争。

我从不信神,但我相信人有灵感,更坚信人有灵魂。一天晚饭后,我在小区花园散步,虽已能闻到越来越浓的年味,却怎么无心欣赏流岚、霓虹。顺便坐在小道边的椅子上,仰首观起满天的繁星,好像所有的星星都向我眨眼,似乎有什么话要与我说。忽然,我找到了最亮也是我平日最喜欢的那一颗,它不像群星那样向我眨眼,是亮亮地,直直地盯着我。我正纳闷,瞬间消失了,便无心观夜景,只好悻悻地回家去了。夜已很深了,我却怎么难以入眠,索性又捧起平凹先生的“散文集”阅读起来,目光在字行间穿行,思绪却不知道游荡到何处去了。子夜,手机叮一声铃响,友人一条短信映入眼帘“冬冬首长已处弥留之际!”啊!我的头发一下竖了起来,随既拨通了远在西安巨魁政委的电话,告知了这一重大情况,当既约定乘最早的航班飞北京,也顾不得医院的规定,亲属的婉拒了,无论如何我也要见首长一面啊!

伴随着飞机的轰鸣声,我的思绪飞回到二十多年前,往事一幕一幕在我的脑海中回放。初次认识您,是我在团长的职位上。您那时任兰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陪同总政一行首长来团队调研。那天听完汇报隧到团队文化活动中心检查,一行人行进在文化活动中心的长廊间,谁在前谁在后是按照部队约定成俗的谁官大谁官小来排序的,我们团长、政委自然要谦卑排后了。不料此时您轻轻推了我一把,示意我和政委到前面陪同总政首长左右。我当时先是一惊诧,继而便很快的明白了许多。那轻轻的一推,使我明白了那是工作需要,方便回答首长的提问或是主动介绍情况,还使我明白了身居高位的您对基层官兵的尊重,任何情况下都要把部队建设放在第一位。更使我明白了什么叫高尚。试想那些把个人地位、名利看的很重的大官,在这种场合,巴不得众人推他贴着首长身边呢!那轻轻地一推,也许多数人能做到,只是想不到。以至于几十年来,我淡忘了其它重要情节,却记住了那轻轻地一推,记住了那一推,记住了一位高尚的人。

第二次见到您,是我在特种大队长的职务上。您那时到集团军任政委。下部队调研,首选特种大队。我看到正式通知上有几条硬性要求:不迎送、不摆酒、不照相、不上高档菜……,真是人未到,一股清爽的廉洁自律之风先吹进了军营。其他要求我们都做到了,唯“不照相”我们违“规”了。事情的原委是这样,当时部队团级单位几乎没有摄像机,照相机也很少。特种大队就不一样了,编制有专业的照相侦察分队。摄像、照相是一门专业,战时还要秘密的甚或冒着枪林弹雨要把前方敌情通过影像传回指挥所呢,所以,那天首长在办公楼前刚一下车,一帮战士扛着长枪短炮围上来叽哩喀嚓便摄影照相,您当既面带怒色,我见状马上给您解释这是大队一项专业,也是抓机会训练。云云,您这才慢慢退去愠色,但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们以后还是不要把我做为训练对象吧!”

左3刘冬冬上将、左4迟浩田上将、左5李乾元上将、左6房峰辉上将、左2孔瑛中将、左1邓长宇少将、左7本文作者

听完汇报后,便去看连队,看设施,当在生活服务中心看到战士们自己做豆腐供应连队,您很高兴,停在白花花的豆腐渣旁,您略有所思一抹让人不易察觉的情感从您脸上飘过,“武平,晚餐能不能加个豆腐渣呀?”我听后一愣,随而答道“好”我想,这豆腐渣里肯定有什么情结。席间,您说:我们现在官兵生活好了,但不能丢掉艰苦奋斗的精神!六零年前后,我也是吃糠咽菜活过来的。那时,豆腐渣是维持生命的最好食物了。是啊!我记得那一段经历,半锅野菜,依稀可见几粒豆渣。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知道了您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更知道你要带领这支部队到哪里去。

饭后,我和文战政委到您的房间小坐。其实,当时我俩正在为给您送个什么小礼品而纠结、犯愁呢。送贵一点的吧,大队经费很紧张,便宜一点的吧,又表达不了我们的心意。您好像猜着了我俩的心事,缓缓的语气,娓娓道来一桩故事。大意是:集团军有位团职干部,您在军区政治部工作时,曾给他帮忙办过一件事,严格地讲,是政策范围内的事,也是您履行了一下工作职责。您到集团军工作后,他们夫妇来看您,拿了条金项链,您坚决不收,他执意要给,推来搡去把您推倒在沙发上,把腰扭了,动弹不得。当晚住进了解放军宝鸡三医院,第二天让秘书把金项链退了。末了您说:送礼之风开始刮到部队了,我们各级干部都要经得住考验啊!真正要顶住这股风,甚至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俩听后,既感到释然又感到羞愧。释然的是我们不用送礼品了,带好部队就是对首长最大的支持和尊重。羞愧的是,在如此纯粹的人面前,我们的灵魂竟显得如此不干净!

记得那年我从俄罗斯留学归来,通过学习考察俄罗斯军队建设情况,结合我军建设现状作了对比分析,提出思考建议,写了份赴俄留学考察情况报告。您当时已任兰州军区政委,审阅机关呈送的报告后批示:我认真看过这份情况汇报,很受启发。尹武平同志赴俄留学时间不长,但广猎信息,勤于思考,学习刻苦,成绩优异。其学习精神和学习方法值得大力提倡。提出的五条收获及启示,层次高,质量高,针对性强,机关有关部门认真研究,以人之长,补己之短,拿出提高军区部队建设质量的办法。政治部将此件转报总政。这种广纳贤言,乐听基层官兵心声的态度与工作精神,使我永远难忘。这不仅是对我学习成果的肯定与支持,更体现出您对我军建设的期望与担当。军区将这份“报告”在《军事工作简报》上发了专刊,供师以上领导参阅,曾引起较大的反响,对于军官更新观念,克服形式主义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红军师“金刚钻”团是您当年联系的抓基层帮建单位。记得那年您和机关的同志到该团蹲点帮建,看到连队官兵的心得体会贴在墙上,您当时就问我们:这有人看吗!从此,我们师把克服形式主义作为一个时期的重要工作,举一反三治虚治假。引导官兵把心思实打实的用在准备打仗上。当您看到该团战士宿舍楼只有一楼有厕所,住楼上的战士夜间因上厕所着凉感冒病号较多,团队给每层楼增设厕所,关心方便战士,而经费不足时,当即指示营房部赵新社副部长想办法调剂解决。带兵要爱兵这是您始终如一的风格。这种风格您坚持了几十年,也感染影响了我几十年。

我退休后闲来无事,在炳仁政委的鼓励下玩起了微信。职业军人的敏感立马让我意识到微信是一方巨大的阵地,先进的,有益于社会进步的文化不去占领,消极的,腐蚀社会健康肌体的毒菌必然会侵入,我何不把自己人生的经验、教训、感悟写成散文在微信上发表,为社会提供一些正能量呢!于是,我动笔了。当您看到我的几篇散文,当即给我来信:“武平你好!看到你写的三首诗及散文既高兴又惭愧,高兴得是你竟然有如此文学天赋,惭愧的是相交多年我竟然不知道你会写散文和诗。坚持下去。必有所成。希望不过多久就能看到你的散文,诗集问世,到时候别忘了给老战友寄一本哦!”看见您的回信我甚为感动,我对您说:我写散文是为了感悟人生,抒情励志也是对自己人生进行一次梳理和交待,绝不出书。因为从我内心深处对领导出书推销自己赚取金钱有一种强烈的抵触。并请您一定要重视和保重身体。您又给我回信说:谢谢武平,你也要多保重。不要说绝对不出书,时机成熟了,水到渠成。那不是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现在看来,您还是站的高,看得远,说的准啊!我的散文在微友圈发表后,引起了大家的共鸣,点赞,许多首长友人也鼓励我结集成册。我原本就有从自己一生的积蓄中拿出一点钱做点善事的打算,现在自费出书赠与他人,让更多的人从我人生经验、教训中受点启示,从中励志,少走弯路不是更好么。

去年八月,您大病痊愈一年多了,我打电话给您,想询问一下身体恢复得如何,您说您在西芷,参加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安排的一次考察活动,我听后为之大喜,知道你身体恢复得很好,但瞬间担忧便笼罩在心头,那可是高原地区啊!您在电话那端告诉我:这次进芷考察,就是想再检验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再说,这也是一项工作任务呀!我听后只好提醒您:高原自然气候条件对身体是一种软杀伤!要尽早回来。果不其然回来后,您的身体每况愈下,再次出现问题,动了大手术,以至无法进行正常的化疗……

首长:您不舒服?”空姐一声温存的询问,切断了我的思绪。“没有、没…”我有点窘促不安,语无伦次。“那您…”当我看清她为我送上的是热毛巾时,才下意识的知道泪水挂在了自己的腮帮上。唉!这不争气的眼泪呀!现在流点没关系,见了首长可不能掉眼泪呀!因为我在您印象中是一条军中硬汉,况且您是不喜欢眼泪的。我心想。

出了首都机场,急匆匆乘车直奔301医院,周凌在住院部楼下电梯口,把我迎了上去,神情沉重地悄声告诉我:专家说估计还能坚持几天,已经准备后事了。我的心猛的一缩,有点刺痛!

进得病房,我惊愕了!您竟然端正的坐在病床边的单人沙发上,宽宽的额头,前庭依然是那样饱满,两眼依然是那样炯炯有神,半张着嘴巴,短促,艰难的喘着微弱的气息。“谢、谢,武、平,问你…全…家…好!”您和我两双手紧紧地扣在了一起。“你…也…要…多…保重”您一字一顿,艰难的、断续的吐出了那两句话。首长您吃苦了!您不要再讲话了。我如梗在喉,您那时讲的每一个字都是以缩短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的,我何以堪忍!病房里只剩下您微弱的、急促的喘气声。此时,我和您,您和我凭着紧握的双手,传导着彼此心灵深处的信息。可恼的是我那不争气的眼泪背叛了与我的理智达成的协议。我知道,您已经病入膏肓,罪恶的细胞侵蚀了

您体内所有没有思维功能的器官。唯在这尊产生过伟大治军思想的头颅面前畏而却步了!以至您在弥留之际还保持着清晰的思维。您叮嘱家人,不要把您的病情告诉战友,以免给大家带来麻烦,快过年了,让身边工作人员回家团聚,不要在医院陪您耗着。我知道,是在我进病房前,您硬是让周大姐把您从病床上扶坐到沙发上,与我行生死之见。我想,此时,也只有在此时,您更加深刻地理解了和诠释着生命的全部要义,您这样做,是保持着一个生命的尊严和对另一个生命的尊重!我在想,面对死神,您这惊人的坚强和毅力是从哪里来的?若非几十年戎马生涯中的千锤百炼,若无在南国战场上枪林弹雨中的死里逃生,在死神面前您不会神情如此平静、意志如此坚毅。这是一个伟大的塑造灵魂者在给他忠实的受众传递着心灵深处的信息。看着您的尊容,接受着您的信息,我多么希望医学专家对您的病情结论是误判,更希望301医院能创造出一个人类医学的奇迹。十几分钟的握手相见,时间显得是那样的短促,因为我还想接受您更多的灵息。时间又显得是那样的漫长,因为分分秒秒都是在给您增添痛苦。我只好恋恋不舍,无奈的一步三回头的退出您的病房。

我进得隔壁房间,周大姐随即过来哭着对我说,我刚离开,您就哭了,说了三个字“真、感、情!”我真的再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了,面对苍天,我大放悲声!

写到这里,已是羊年正月初六正午时,我手机铃响了,打开一看,是友人发来的一条信息:“冬冬首长今天十一时三十五分不幸逝世。”我瘫坐在椅子上,心碎了,只听见手中钢笔和泪水滑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您用血肉构成的生命之躯来自泥土,又要归之泥土了,您用精神构成的生命之碑却永远耸立在我的心中。这座用高尚、纯粹、善良、坚强堆砌的丰碑,越来越高。

许久缓过神来,我面向北方,低头默念,老首长:您慢些走,慢些走,我还要去八宝山送您哪……

您是伟人,我热爱伟人,却尽记了一些鸡零狗碎之事,如同我热爱太阳,但我却不愿仰头直视,那样会刺眼、眩晕,我更喜欢小草、绿叶、花蕊、树干上的露珠,我喜欢从露珠上看太阳,从露珠上能映见太阳的真容,且七彩绚丽。

                                        ——又记

作者简介

尹武平,陕西省富平县人,共和国少将,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外文摘》《散文选刊》杂志签约作家。

其撰写的60余篇散文随笔先后在《读者》《延河》《美文》《海外文摘》《散文选刊》《西北军事文学》《光明日报》《解放军报》《陕西日报》等10余家报刊杂志登载。

《写给岳母》一文荣获“2015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第13名”(全国共有30名作家上榜)。

《人生记忆》散文集荣获2016年度中国散文“精锐奖”。

 


会员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