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地文化的窗口 复转老兵的平台 公益行动的驿站
 
硝烟弥漫的日子
来源:原创作者:尹武平网址:http://www.gztbjp.com浏览数:15 
文章附图

这是20年前,我在西北戈壁荒漠上所经历的一次演习。

雨点像断了线的珠子,尽情向这无垠的戈壁荒漠飘泻着,使初秋的塞上平添丝丝寒意。

贺兰山下,昔日的古战场上,在这萧瑟的秋雨中,一场现代条件下边境反击作战演习即将展开。

我作为军区特种大队大队长,此刻正在腾格里沙漠边缘牛首山下的一座野战指挥所里,眼睛紧紧盯着“902”战场电视侦察系统从“敌”阵地上传回的实况视频。在屏幕上,只见我左路特种破袭分队已先期秘密抵达潜伏地,在“敌”导弹阵地前伪装得与戈壁沙漠浑然一体;我右路特种破袭分队已渗透到距“敌”通信枢纽两三百米的有利地形上。这一群特种兵如大漠中饥渴难忍的“恶狼”一般,几十双眼睛死死盯着各自的猎物,只等我令从口出,便会迅速扑向目标。身后特种突击分队正在利用雨天作隐蔽,嗖嗖地快速向前运动着。在前方运用技术侦察手段传回的画面中,我还看到“敌”一辆巡逻车,满载五六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在其导弹阵地与通信枢纽之间往返巡逻,高度警戒着那些重要目标的安全情况。

“我空中突击分队的情况怎样?”我抬头问身边的杨参谋长。“空中突击分队已在百公里外野战机场登机完毕。只要气象条件允许,随时可以升空,空指刚刚通报的情况。”杨参谋长道。“给我接气象中心!”我命令。“气象条件怎样?”我问道。气象中心主任回答:当前持续中雨,三小时后有望好转。这个天气向好的报告却丝毫没有减轻我心中的压力。空中特战突击分队的行动不仅关乎破袭作战的成败,甚至会影响到整个战役的进程!在这凉飕飕的野战指挥所里,我的额头上竟不知不觉地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我索性钻出指挥所,抬头透过伪装网眼,向牛首山方向望去。只见一片片低沉的乌云前拉后扯,翻滚着向我的头顶压来,迅即又向远方飘去,在这广袤的戈壁上,耳边只有雨点时紧时松唰唰落地的声音。唉!这老天像是在有意凑热闹,给我们完成任务增加点难度似的!演习地区本来是十年九旱之地,年平均降水量只有400多毫米,现在可好,下了十多个小时了,还没有停一停的意思。

顿时,我感觉肩头的分量又沉重了许多。在此次战役演习中,上级赋予特种大队的任务是:组成精锐的特种作战力量,运用多种方式渗透“敌”阵地,相机破袭“敌”重要目标,为主力全歼当面之敌创造条件。这也是特种大队改建一年来的首次“亮剑”。

一年前,我任某团团长。我们团是一个有着辉煌历史的团队,其前身是由一代抗日名将彭雪枫创立的新四军游击支队,闻名全军的“攻坚英雄连”一连、中央军委命名的“团结战斗模范连”八连等英模就在我们团。1994年,我们团奉命改建为兰州军区特种大队,我被任命为第一任大队长。记得特种大队成立那天,当我从军区首长手中接过队旗时,新的使命就结结实实地落在了我的双肩上。特种部队在我军是一支全新的部队,对于这样一支全新的部队如何建设,没有现成的章法和经验,这就要求我们既要密切关注世界军事风云变化创新思维,更要发扬传统优势寻根问道。

我清晰记得部队刚改建不久的一个数九寒天的午夜,我穿着皮大衣带着皮帽子去查铺查哨,路过特战八连的宿舍前,发现十几名战士竟然光着膀子在练擒拿格斗!我走上前去轻声询问:你们怎么不穿上衣啊?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一位班长回答:大队长,我们在进行耐寒训练!加班训练是为了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多么可爱的士兵呀!我心头一热。这个连队真不愧是中央军委命名的“团结战斗模范连”,我们的特种兵使命感之强,练兵积极性之高,深深地感动着我、鞭策着我!作为带兵人,我要把士兵中蕴藏着的这种巨大的潜能与积极性,通过严格训练、科学管理,使之尽快形成特种作战能力。这种作战能力到底形成到了何种程度,一会就要接受实际检验了。我越想越觉得心头有压力。

此时,距演习正式开始还有整整两个小时,雨点变得小而稀疏,天气确实在向好。指挥所内无线电正保持静默,大家都凝神静气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等待着行动开始的命令。指挥所外风停了,雨住了。阵地上死一般的寂静。

“天狼注意!开始出击!”当时针指向十六时整,我按计划下达了命令。

此时,我向右前方“敌”阵地看去,当“敌”巡逻车近前时,一名特战队员腾空跃起,飞起一脚将驾驶员踹翻车下,数名队员一拥而上,有的单臂锁喉,有的双锤贯耳,有的黑虎掏心,一名“敌”兵企图逃跑,只见一名特战队员手起枪响,“敌”应声倒地,紧接着,这群特战突击队员犹如恶狼猎食一般捕向“敌”通信枢纽。

再向左前方“敌”阵地望去,我左路特战突击队员个个像猛虎下山一般捕向敌导弹阵地,他们时而滚翻时而跃进,时而交替掩护时而隐蔽接“敌”……

继而向“敌”纵深眺望,只见空中朵朵白色伞花飘然而至,准确落在预定地点,特战队员脚刚落地便迅速甩掉伞衣,按照预案向各自目标发起攻击……

霎时,在这狭长的通道阵地内炮声爆炸声声声震耳,枪声喊杀声嚎叫声混成一片,仿佛要将这狭长的通道撕裂一般,只见柱柱硝烟腾空而起,翻滚着弥漫着…

“黄河!我是天狼,我已完成任务!”无线电波把突击队长的报告传送到我的耳中。“撤出战斗!”我当即命令。只见后方三架直升机轰鸣着快速临空,两架刚落地,特战队员便鱼贯而入,迅速登机完毕,直升机迅即翘起尾巴,轻盈地腾空撤出;另一架则悬停在空中,特战队员一个接一个攀绳而上,当最后一名特战队员刚进机舱,直升机便呼啸离去。

“打得好!特种大队是好样的!”军区首长从观礼台座位上站起,对着麦克风说道。那洪钟般的声音,在牛首山下这狭长的通道内久久回荡着,这是对特种大队快速形成作战能力的褒奖!从此,西北大地上有了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特种作战力量。

在返回营区的路上,我情不自禁地回望着刚刚战斗过的方向,只见夕阳把天际边的云彩烧得通红通红,刚才的硝烟与彩云连成一片,犹如一幅恢宏的画卷,我似乎看到我们的前辈一代又一代在抗日烽火中勇击倭寇,在解放战争中前仆后继,在朝鲜战场上顽强拼杀,在自卫反击作战中气壮如虹,我更看到特战队员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的使命担当……

我看到我的使命已化在那硝烟中。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军艺中国画教研室主任 / 任惠中为本文创作

 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1994年6月27日在北京三座门军委办公厅接见作者。作者时任兰州军区特种大队第一任大队长

 作者简介

尹武平,陕西省富平县人,共和国少将,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外文摘》《散文选刊》杂志签约作家。

其撰写的60余篇散文随笔先后在《读者》《延河》《美文》《海外文摘》《散文选刊》《西北军事文学》《光明日报》《解放军报》《陕西日报》等10余家报刊杂志登载。

《写给岳母》一文荣获“2015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第13名”(全国共有30名作家上榜)。

《人生记忆》散文集荣获2016年度中国散文“精锐奖”。




会员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