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地文化的窗口 复转老兵的平台 公益行动的驿站
 
用人品编织的桂冠——尹武平
来源:原创作者:尹武平网址:http://www.gztbjp.com浏览数:21 
文章附图

我见过人世间许多种桂冠,有权倾一时的皇帝戴过的,有从战场凯旋归来的勇士戴过的,有获得世界选美小姐冠军戴过的。然而,他们都没有我近日遇见过的这顶桂冠璀璨夺目。

那是在一个细雨霏霏的早上,我应文平先生之邀,来到《国酒书画》编辑部喝茶。端起茶杯喝了两口,文平便对我说道:春节快到了,想举办一个答谢会,请退休在古城居住的老将军坐一坐,表达一下对首长的慰问和对部队培养的感恩之情。闻听此言,在这大寒将至的日子里,我顿时感觉到了一丝温暖,不由得击节赞赏,连声说好。

嘉宾出席

让我感到温暖的,还不仅仅因此。我俩正聊间,进来三位乡下模样的人。坐定后一介绍方知是文平老家村上的村长等人。来者言说村上正在为村民修路,资金不够了。文平一听,当即允诺,缺多少再捐多少。记得去年四月份,我到文平老家去参加他母亲的寿宴,文平当场宣布把所收礼钱一分不留地捐给村上修路了呢!如果世上有钱人都知道感恩有点善举,没钱人都能拼搏且有点善心,这个世界将永远阳光明媚且不会笼罩在雾霾之中!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我这样想着。

文平接着又郑重的邀请我要在答谢会上讲个话。我当即连连摆手,直言谢绝了。我不但拒绝了文平的这个请求,那一阵子,我接二连三的拒绝了好几位老战友请我出席某某活动且要讲话的邀请,也许由此得罪了这些多年的好友呢。因为我觉得,讲话对我来讲已经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了。在人们的潜意识里,讲话似乎是领导干部的专利,况且我已退休多年,什么官也不是,根本配不上到正式场合去正式讲话了。再说,讲话是要有一番功夫的!

 作者在答谢会致辞

首先你得把势扎好,要有一种居高临下且目空一切的架势,你得把台下的听众当作臣民、当做信徒、当做他们一无所知才行;你还得引经据典甚至蹦出几句生僻的词语,不然怎么会显示出你博古通今?你还得时不时引用美国某某人某某事的例子,不然怎么会让人信服你已经站在了世界的高度思考问题?甚至你对自己讲话的表情、动作、语调都要精心策划,对着镜子偷偷地反复练习,讲到什么地方该拍桌子,什么地方该哈哈大笑;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天讲到什么地方该解衣服扣子也得解呀,那样更能显示出你热血贲张;还要把握什么时候声音该高,什么时候调子该低一些,以引起听众对你认为那些关键词的注意。这些都是很有讲究的!更为讲究的当是面部表情。面部表情要特别丰富,丰富的让台下听讲的人一丝一毫都觉察不到你讲话时内心的那种空虚。有那么一位领导,妻儿早已悄悄地定居国外,他却在台上大讲要怎么怎么爱国,如此这般的奉献,直讲得嘴角的白沫流下半寸多长他竟浑然不知。这需要多强的定力才能做到呀!各级都强调要讲短话,一位主官倒是只讲了三十分钟,而主持会议的一位副职就如何落实这位主官的指示精神,却竟然强调性的讲了两个多小时,超过了开饭时间四十分钟他也全然不顾,让你完全分不出究竟谁是台上的主角,至于台下听众听进去了没有,只有鬼才知道呢!反正我是没有这份能耐,所以,但凡遇讲话的事,只好婉言但坚决的拒绝作罢。

 刘文平先生在答谢会致辞

话说得离题有点远了。还是回到正题上。记得数年前,文平先生一纸邀请,千祥云集,众多的书画家积极参与《国酒书画》杂志和红星书画院的活动。一时风生水起,热闹非凡,既繁荣了民族文化艺术,又娛乐了自己,还为社会提供了不少正能量。中央《八项规定》一出,大家坚决拥护,领导干部不论在职的还是退休的,自觉从书画院顾问、院士的位置上退出,毫不含糊。《规定》是个好东西,《规定》扼杀的限制的只是社会上和我们心目中那些丑恶的东西。他不会成为感恩者要感恩的藩篱;也许有时会成为不愿感恩者不感恩的借口。

 嘉宾致辞

走在人生的征程上,其实你无须刻意要为别人做什么,有时那怕是不经意间投人以微笑,都可能成为感恩者感恩的缘由;即便是几句推心置腹的话语,也会成为激励成功者当初前行的动力,文平是具有这种情怀的人。 我信步来到答谢会的现场,三十多位共和国中将、少将还有几十位书画界的朋友早已落座。唯独没有一位经商的。使得这个答谢会更显得别具一格。我望着背景墙上“答谢会”那三个字在想,这两年文平的生意是做的不错,那天在他办公室小座两个小时。公司会计报告进账一大笔钱,对于我来讲是个天文数字,纯利多少我无意问也没必要问,因为搞这样的答谢会绝不只是因为他挣了钱,要论钱这座古城里比他钱多的人有的是,论钱多他还远远排不到前面。有钱人不一定都有感恩为共和国做出贡献的这些人的想法,即便有人发出了同样的邀请,这些将军们也未必会悉数到场。文平他有这样的能耐。我不敢说在这座古城里有没有某个领导一次能请到这么多将军参加个人举办的活动,但我敢说一个退伍士官一次能请到这么多将军是破天荒地,这种景观显然超出了文平要答谢大家的初衷。几十位将军的到来,是对文平人品的认可,事业的支持。无形中,给他那尊飘逸着长发的头颅上戴了一顶无形的金光闪闪的桂冠。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平不但在物质上富有,在精神上则更加富有。

其实,他头顶上这顶桂冠,是他多年来用自己的人品一丝一缕精心编织而成的。

文平是给自己留有生命出口的人。有人会说,他干的这些事太平凡了。是啊!是太平凡了,平凡的许多人都不屑看上一眼,更不会细心的去做了。然而,他不但做到了,还年复一年重复去做。我以为,这正是他的不平凡之处。

我写这些文字,只是希望文平能做到使这顶桂冠永远丝毫无损且一尘不染。

尹武平、少将军衔、著名军旅作家,《写给岳母》一文曾荣获2015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第13名;所著散文集《人生记忆》一书荣获2016年度中国散文“精锐奖”




会员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