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地文化的窗口 复转老兵的平台 公益行动的驿站
 
我像一只掉了翅膀的鸟儿,想找一个安放灵魂的地方
来源:原创作者:尹武平网址:http://www.gztbjp.com浏览数:20 
文章附图

12月17日,军旅作家尹武平将军散文集《人生记忆》,在“2016年度中国散文年会颁奖大会”上荣获年度最高奖项——精锐奖。 12月29日,又在西安召开了《人生记忆》汇报会。在尹武平获奖作品研讨会上,中国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中国散文学会会长王巨才发来祝贺信,著名作家王蒙、梁晓声、肖云儒、齐雅丽、阎安、穆涛、王宗仁、刘庆邦、巴根、温亚军、艾克拜尔·米吉提等多位文学大家出席会议并发言。沙龙艺术网整理会议精华辑,为大家分享《人生记忆》背后的故事。

我退休后,像一只掉了翅膀的鸟儿,跌跌撞撞的钻到文学这片林子里来了。我在这片林子里走着、看着、想着、写着,完全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安放灵魂的地方……

《人生记忆》散文集终于出版发行了。这本书,与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如果说它是一棵青葱绿芹,您曾经给它浇过水施过肥,遮过骄阳挡过风雨;但我怎么看它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体。您也曾经赋予过这个生命体所必须的蛋白质、氨基酸、核糖核酸、维生素、矿物质等等。这是我请各位出席这个活动最重要的理由!这与您职务高低,富贵贫穷没有丝毫的关系。

我退休后,像一只掉了翅膀的鸟儿,跌跌撞撞的钻到文学这片林子里来了。我在这片林子里走着、看着、想着、写着,完全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安放灵魂的地方。《海外文摘》《散文选刊》发现了我,并热情地给我插上了一双翅膀。尽管贾平凹、陈忠实、肖云儒等文学大家给我梳理过翅膀上的羽毛,但我是一只笨鸟,到底能不能飞起来?能飞多高能飞多远?现在还很难说。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写作中有种精神上的释然与快乐。

我常常想起美国那位家喻户晓的传奇画家摩西奶奶(1860—1961),她不同于一般励志故事中早慧并扬名的艺术家,摩西奶奶直到78岁才开始她的绘画生涯。她的画质中带有天真,满溢着对格林威治乡村生活的回忆。成为美国风靡一时的“农民画”,“农民画”风格的创造陪伴她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二十年。摩西奶奶的精神,增添了我写作的勇气!

我在最初创作的一个时段里,曾厚着脸皮壮着胆子把初创的数十篇作品呈送给贾平凹、陈忠实等文学大师;呈送给王克、刘精松、刘冬冬、裴怀亮、李乾元等共和国上将;呈送给刘大为、杨晓阳、陈永锵、吴三大等书画大师们垂阅。他们欣然为我的作品作序、评点、书录并创作插画,他们以这种方式认可与鼓励我,是我深深地感受到文学的神圣,增强了我写作的信心。

我曾经把几十篇散文作品发到微信圈里供微友们品评,不曾想引起了较大的共鸣。据了解,原兰州军区大多数师团职军官都曾看到过我的散文,他们点赞评点转发并以各种方式给我鼓励、给我支持。甚至有多位失联了几十年的老战友,见文思人几经周转又与我取得了联系,有的竟千里迢迢来古城西安相聚。这种共鸣与支持,是有温度的,这种温度增加了我写作的动力。

我2月17日在北京有幸聆听了王蒙、梁晓声、王宗仁、刘庆邦、巴根、温亚军等老师对拙作《人生记忆》热情中肯的评点,感触很深。我顿悟到:他们那里是在单纯的评点一部书呀!他们分明是在倾心推动中国文学事业的创新与发展,分明是在倾心浇灌扶持文学之林中的一棵棵幼苗,分明是在倾心滋润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那朵文学之花啊!我想,是因为神圣的文学,我们才会济济一堂,是因为文学的神圣,才消泯了我们这些普通作者与文学大师之间的距离。

我还想,我写作是在享受快乐,出书却是在制造遗憾。尽管几位文学大家对这本书给予了很高的褒扬与肯定,我心里很清楚,这是在鼓励我。从我把这本书拿到手中那天开始,我自己对书中百分之九十五的文章就很不满意了。尽管如此,我还是从内心希望,不论是谁,凡是读过《人生记忆》的人,如若记住了文中某一句话,或与某一个情节产生了共鸣,对某一种情愫有所认同,即便您能提出中肯的希望与尖锐的批评,我都会感到很欣慰并由衷的谢谢您。

(本文系作者尹武平在北京、西安尹武平散文集《人生记忆》研讨会上的即席讲话)

 关注微信公众号:水流自净,阅读作者更多文章

作者简介

尹武平,陕西省富平县人,共和国少将,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外文摘》《散文选刊》杂志签约作家。

其撰写的60余篇散文随笔先后在《读者》《延河》《美文》《海外文摘》《散文选刊》《西北军事文学》《光明日报》《解放军报》《陕西日报》等10余家报刊杂志登载。

《写给岳母》一文荣获“2015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第13名”(全国共有30名作家上榜)。

《人生记忆》散文集荣获2016年度中国散文“精锐奖”。




会员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