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地文化的窗口 复转老兵的平台 公益行动的驿站
 
呼唤童真
来源:原创作者:尹武平网址:http://www.gztbjp.com浏览数:13 
文章附图

我近来有点坐卧不宁。越是想让自己平静下来,愈是无法平静。

我终于忍不住内心的忐忑不安。我要站起来奋力呼唤:呼唤童真!为了我可爱的孙儿。

我原先一直认为小孙儿生活的很幸福。他今年五岁半了,我这样的认知保持了六年多。其实,左邻右舍也是这么看的。我有一天领着孙儿在外面转,碰见小区里的老太太,她们冲着小孙儿啧啧称羡:这小宝贝真是掉到福窖里了!我的幸福感不断的被这样的认知充盈、放大着。

这个小生命从孕育开始,刚有点动静,就把爱布撒在我家的角角落落。老伴平日里沉默寡言,得知此讯,也情不自禁的把喜悦写在了脸上,立马免除了儿媳的所有家务。整天翻着报刊寻找着怎样有利于胎儿发育生长的信息,专门上新华书店买来了几本孕期生活必读之类的书籍,一星期不重样的调剂着伙食,昨天包蒸饺,今天炖老母鸡,明天又要熬排骨汤,看到书上说吃核桃有利于胎儿脑细胞发育,每天就让儿媳妇吃几颗核桃,听说鱼吃多了小孩聪明,便隔三差五的烹呀、煎呀、蒸呀,变着花样做鱼吃。后来又听说河鱼是喂养的饲料里有添加剂,从此便不买河鱼专挑深海鱼买回家吃。一日忽又看见书上说吃海参能提高免疫力,便把我珍芷多年舍不得吃的几斤辽参翻腾出来,发泡清洗煮熟,一天给儿媳吃一条,吃得儿媳产后去查体,结果是年纪轻轻地竟患了个脂肪肝!

孙儿出生后,见风就长,一天一个样,老伴对孙儿关爱的热情随着孙儿的成长在成倍的高涨着。她待孙儿那真是捧在手上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喂奶喂水,换洗尿布,擦洗身上,晚上陪睡,反正一位婴儿成长需要得到的帮助,她全承包了下来,伺候孙儿的精心程度是任何一位金牌月嫂都难以企及的。儿媳产假过后要去上班工作,儿子又在外地,照料孙儿吃喝拉撒睡的任务,她理所当然的承担了起来,整天身体疲惫但精神愉悦着。看着她几年来没黑没明忙前忙后的身影,不了解详情的人准会以为这孩子是她生的呢!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最珍贵、最无私的爱当属父母对子女的爱。我的孙儿也毫无例外的接受着来自他父母不同方式的爱。

儿媳对孙儿的爱更多地转化成了知识的灌输。她怀孕期间就搞起了胎教,母子对话之类的活动。一会听音乐,一会朗读美文,一会摸着肚皮与宝宝对话,而且她坚信孩子在肚子里能看见她的举动、听见她的声音、理解她的苦心。她就这样润物无声地把自己的理想转化成孩子努力的方向,把自己的爱好转化成孩子的习惯,把自己的目标转化成孩子必须完成的作业。先不说孙儿一个礼拜在幼儿园五天时间学了什么、做了什么,反正课余时间安排的满满地。昨天刚去学了绘画,今天又要去学英语,明天还要去练钢琴,继而还要拼图,健身等等举不胜举。我曾经问过儿媳让孩子学钢琴有用吗?她说学钢琴能开发智力且好处多多,能否开发智力我没看到,但我知道她妈妈在儿媳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培养她的,她妈妈因为儿媳少年时钢琴考了国家九级而感到无限荣光,女儿出嫁时还花了一笔钱买了架名牌钢琴作为嫁妆送到我家,占了大半间房子不说,七八年来盖在钢琴上的那一块墨绿色绒布几乎就没人揭开过。有一年在我的提议下,儿媳总算演奏了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终于使那架钢琴到我家七、八年来发出了悦耳的声音,而且是唯一的一次。现在她又用当年她母亲培养她的办法来培养儿子并不喜欢的技艺,我不能想象,孙儿学会了钢琴长大以后是否也会把这门手艺束之高阁。

儿子的生命中孙儿占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他对孩子的爱则更多地体现在充当“严父”的角色上。尽管儿子远在千里之外,在百忙的军务中还总牵挂着自己的爱子,昨天寄来几本识字书,今天托运来一辆电动玩具车,后天又该打来电话想与儿子说话了,即便在休假的几十天时间里,也总忘不了规范着孙儿的言行举止,常常弄得孩子很不开心,我总是袒护着孙儿免其自尊心受到伤害,又要在孙儿面前维护着儿子当父亲的尊严,对我而言,常常是面临两难呀!

孙儿既是我唯一的孙子,也是他外婆唯一的外孙。外婆对这唯一的外孙也是关爱有加。她昨天找某大医院的营养科为外孙配食谱,今天又去买孙儿喜欢的玩具车,明天又会去给外孙买衣服。这不,夏天刚来,秋装都买好了。

小孙儿浸润在这样的生活氛围中,任何人都不会说他不幸福。然而,又有谁关注过,他做为一个自然人,是否持有自己该有的童真与童趣?!今年春节后孙儿与我的一次对话,彻底颠覆了我原本认为他很幸福的看法。

那天早饭后,老伴上街买菜去了,我在家翻开稿纸,准备写点东西。正在客厅摆弄玩具的孙儿,突然跑到我面前,扬起那张可爱又幼稚的脸庞,睁着一双疑惑的眼睛对我说:爷爷,我想问您个问题。我立马答道:好呀!你说吧。爷爷您是不是将军?我说是呀。那您是不是大官?我说不是,爷爷已经退休了,什么官也不是。他又问大官是不是很有钱?我闻此言为之一惊!我真没想到一个五岁多的孩子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便思忖如何深入浅出、简而易懂的给孩子以说明。我说:大官也是挣工资的,不会有很多钱,有很多钱的大官是坏官,是贪污受贿得来的钱,明白不!孙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接着又问:爷爷,那什么是财产!我说:财产就是自己买的房子呀,衣服呀,家具呀,还有自己挣的钱,这些都是自己的财产。他说:哦,知道啦,那我给外婆打个电话,告诉她我画的那张画不卖了!那是我的财产!说完,便又去一旁摆弄玩具去了。

望着孙儿的背影,我顿感有一种莫名的悲怆,五味杂陈霎时齐涌心头,大官、有钱、财产这些字眼什么时候偷偷钻进了他的头脑,占据了他心房,难怪他身上的童真越来越少,更不要说童趣了。再说,这不应该是他这个年龄要思考的问题呀!

由此我想到我与孙儿年龄相仿时的光景。尽管那是一个物质极其匮乏,常常要与肚子饿作斗争的年代。艰苦的生活条件并没有吞噬我的童真与童趣,成长中的人性能自由伸展。尽管肚子里装的是野菜米汤,却丝毫不影响我在门前大路旁的尘土里尿泡尿,和成泥巴,与小伙伴们比赛摔鼓破,泥巴落在地上“啪”的一声,换来我们一阵开心的笑声。我还可以聚精会神地看蚂蚁上树,追着看屎壳郎滚粪蛋儿,爬到高高的榆树上在喜鹊窝里掏鸟蛋……。我至今依旧十分留恋上小学前,那我无忧无虑的纯粹快乐的童年时光。

我曾到俄罗斯前苏联的社会主义集体农庄考察过,我发现那里的学龄前儿童是在人性且任性的成长着,他们那的小学生上午九点到学校学习,下午四点便放学回家,回家后即冲个热水澡,换上舒适的睡衣,或看会电视,或弹会钢琴,或逗着宠物猫狗玩耍,压根儿就没有课外作业那一说。我就想不明白了,他们那一套教育理念,教育方式怎么照样培养出了一批世界级的科学家和大文豪。

我喜欢阅读世界各国的名人传。我还没发现那位总统、那位文豪、那位艺术家的成功之路是他父母从小就给设计好的,或者说是按照父母设计好、铺就好的道路走向成功的。

我还喜欢到国内的域外的原始森林中去徜徉去观赏,面对着那一棵棵参天大树栋梁之才,我常想,假如树的躯杆上没有向四周伸展出的枝枝叶叶,这棵大树在狂风骤雨中是否还能保持住平衡?假如有人好心地修剪掉那些枝枝叶叶,只留下树干,这棵大树还会成为参天大树并如此挺拔吗?

我在夜深人静时联想起我们的孩子。我们这一代人的子女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正因为是独生子女的缘故,我们在给他们创造幸福的同时,也给予了他们一些溺爱。使我们的一些孩子或多或少的忘却了做人的基本道德,使他们缺失了责任心、爱心和感恩之心。养成了对父母的任性,好发脾气,追求虚荣,不思进取,只顾自己,懒惰成性,依赖父母等坏习惯。现在孙儿这一辈人不但成了独生子女,还成了独生孙子,独生外孙。六位成年人终生积累的财富会集于他一身。物质上你不能不说他很幸福,他在成倍得到物质财富的同时,会不会成倍的在自己身上放大他父母身上的那些缺点?这样的一代人二三十年后成为社会的主体力量时,他们那时能否独立生存,会否误入歧途,甚至越走越远,越陷越深?想到这里,我真有点不寒而栗!

其实孙儿并不是一点童真都没有,更不是天生不会享受童趣,只是所有关爱他的人,以爱的名义,给予了他太多的约束。诸如不准喝饮料、不准吃雪糕、不准在外面小摊上吃饭……。这些不准远远超过了约束领导干部行为的“十不准”。前几天,我带着孙儿到服务社买东西,孙儿在老远的地方,一双眼睛却早早地盯上了烤箱上面油光闪亮、香味扑鼻的烤火腿肠。因为担心火腿肠含有添加剂,此肠也在不准吃之列。我佯装没看见,便给他买了一杯鲜果汁。他正喝着,突然仰起脸,睁着一对乞求的眼光对我说:爷爷!本来我不想吃烤肠,但我看见那个小朋友在吃呢,我就嘴馋的不得了!这时,孙儿的童真展现的淋漓尽致,孙儿的话语直刺我心,一股爱怜湿润了我的双眼。此时,看着孙儿的童真,我犹如一峰行进在沙漠中的骆驼,口渴难忍时望见了一汪清泉!走!爷爷去给你买!!可惜的是,几年来,这种情景我看见的太少了。

再过几个月,孙儿就要上小学了。从跨入校门那一天开始,孙儿的童年时代就结束了。做为自然人,他该拥有童真、享受童趣的。他的确不该过早的老道和成熟。早熟的孩子有点像那大棚里用化学剂催熟的瓜果,颜色虽然好看,味道不对呀!所以我要迫不及待的奋力呼唤!

我呼唤的是不是有点太晚?

我多么希望我的呼唤不是徒劳的! 作者简介

尹武平,陕西省富平县人,共和国少将,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外文摘》《散文选刊》杂志签约作家。

其撰写的60余篇散文随笔先后在《读者》《延河》《美文》《海外文摘》《散文选刊》《西北军事文学》《光明日报》《解放军报》《陕西日报》等10余家报刊杂志登载。

《写给岳母》一文荣获“2015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第13名”(全国共有30名作家上榜)。

《人生记忆》散文集荣获2016年度中国散文“精锐奖”。



会员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