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地文化的窗口 复转老兵的平台 公益行动的驿站
 
对话丨尹武平:往自己的心灵深处走——这是共和国将军与一位艺术大家的对话
来源:原创作者:尹武平浏览数:12 
文章附图

本文作者尹武平先生(右)和陈永锵先生(左)合影

锵哥是一位执着往自己的心灵深处走的艺术大家。

那天我刚从板桥草堂他的画室出来,就有了写写这位艺术大家的创作冲动。令我产生冲动的不仅缘于他的画作,更缘于他用孩子般的眼睛观察这个世界,用诗人般的心情咏叹这个世界,用哲学家的头脑思考这个世界,用上苍赋于他那双工匠般的手,不!是用勤劳练就出来的那双巧手描绘这个世界。然尔,我却迟迟没能动笔。我没动笔是因为我很纠结,担心凭我现在的笔下功夫,写出来的文章会不会矮化了这位艺术大家的思想境界与社会形象?若不动笔,我的内心翻腾得则更加厉害。因为他在往自己的心灵深处走的征途中,留下了有别于其他艺术大家许多闪电般的东西。这些东西赋予了我太多的精神刺激。

《俯身大地报天恩》陈永锵

他就是中国花鸟画领域能够承前启后,具有创造力和影响力的实力派画家陈永锵先生。其实在中国画界特别是在岭南,凡熟悉陈永锵的人不论男女老少官职高低从事何业,都称他“锵哥”,连小孩子见了也会称他“锵哥”爷爷,他发自内心的不愿任何人称其为大师、大家、先生之类的称呼。他接受别人称他“锵哥”时是那样的心安理得从容坦然。

我初次见锵哥是两年前在古城西安的一次大型画展上。岭南几位花鸟画大家在陕西美术馆举办画展,友人邀我去观赏。我看画作有点像在大街上看美女,只要面容娇好身材苗条气质优雅,目光在其身上自然会多多停留,至于其有无内涵有无修养是否善良则看不出来也于我无关。我对绘画的构图、用笔、用黑、赋彩等等技巧一窍不通,看画展是名副其实的走马观花。再说,花鸟画那雅致婉约的气息也很难拖住我的脚步与目光。然尔,不曾想我却在一幅巨大的《岭南风骨》作品前驻足良久。只见画面上木棉的躯干盘虬扭结,苍然突兀,它分明是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和人生的不易;那朵朵木棉花火红顽强而泰然绽放,分明是洋溢着对生活的激情和对生命的张扬。这幅画作沉雄逸迈之风对我造成极强的视角冲击,心性震撼和情感上的共鸣,以至于我这个不懂画的人也能感受到画面中生命的律动,不由自主的击节叫好。我当即记住了这位作者的名字——陈永锵,这个名字瞬间变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中。

陈永锵

当天晚上,《国酒书画》总编文平先生宴请锵哥一行,邀请我出席做陪并于锵哥相邻而坐。锵哥给我的印象确实是画如其人,大气豪迈,率性不羁。他身高体宽,浓眉大眼,大鼻子大嘴巴大嗓门,声若洪钟,完全没有艺术家的那般斯文,他肯定把岁月的沧桑人生的屈辱与荣耀都掩藏在额头那几道深深的皱纹里了。他没有像有些成名的艺术家那样显摆自己。喜酒健谈,谈笑风生而不拘一格,时不时还调侃自己。甚至来段幽默的段子为大家助兴,或唱起一曲他改了词的流行歌曲,或即兴咏诗一首。他确实是率性而为。诚然,率性是需要本钱的,最大的本钱应该是心底的无私无垢与透明,我当时想。      

当文平先生给他介绍《国酒书画》收藏了张江舟,尼玛泽仁和纪连彬三位中国当代著名画家根据我的一首诗合作创作了一幅画时。锵哥说,他早已看到过那幅画,打听这首诗的作者一年多了,原来就在身边啊!我们彼此多少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锵哥当即表示,他回广州后要把这首诗写好赠送予我。一周后,我便收到了锵哥的书法大作,甚为欢喜。

 《总把芳心予人看》陈永锵

我在筹划出版《人生记忆》散文集之际,我的散文作品获得了“2015年度中国散文排行榜第13名”,全国共有30名作家获奖。中国当代几十位书画大家为这本文集书录作画,唯独还缺少岭南画派的名家助阵。我立马想到锵哥。但我知道锵哥作品的润笔费已是每平方尺数万元了,自己囊中羞涩,怎好开口?踌躇良久,终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拟了条短信发给了锵哥。      

人啊,爱好有时候确实会逾越理智的那条红线。        

短信刚发出,我就十分自责与后悔了。不曾想,没过十分钟,锵哥就给我来电话了,我十分清楚的记得他在电话中说:信息我看了,一是我十分乐意为你做这件事,二是分文不收,三是一周内作品快寄到西安。一位艺术大家如此支持我这个退休后热心写散文的作者。我除了说声谢谢,还能怎么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呢?

《掷地有声》 陈永锵

锵哥的这份情一直沉甸甸地搁置我的心里。      

乙酉年岁末,欣闻锵哥要在广州美术馆筹办《日有所得》大型画展,展出的365幅画,记录了他一年来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悟,是他人生往自己心灵深处走的一个缩影。我有了探寻这位艺术大家人生轨迹的冲动。也想借此专程去造访他,表达我对他的感激之情。所以,我便欣然主动前往了。    

当我到达番禺时,锵哥已在板桥草堂他的画室门前等候我多时。刚一见面,我向这位年近七旬且自己心目中敬重的艺术大家行军礼致敬,他竟“啪”的一个立正,还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同时朗声道出他那句有名的格言:各就各位,匍匐前进!随后把我迎进他的画室。    

各就各位是他对自己精准的定位;匍匐前进本是一句军语,是指在敌火压制下勇往直前所采取的姿势。我猜他把这句话作为格言,是在激励自己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阻力亦或是崇高的荣誉,都要保持很低的姿态往自己确定的目标前进吧。

 《赢了》陈永锵

落坐后,他喝酒,我喝茶,我俩海阔天空无拘无束的谈古论今。与锵哥这样率真善良的艺术家交流是没有任何障碍的。当然,我更多的只是倾听。我发现他一生都是用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眼光观察这个世界。世间的一草一木,一枯一荣都客观的映像在他的脑海中,他把世间万物都视为有生命的东西,他看崖畔的一颗小松树,会感叹是那一只飞鸟,抑或是那一阵风把那一粒种子带至那个地方?他感谢崖缝里那一掬热土收留了那粒种子使其生根发芽顽强的成长并给这个世界带来一抹风景。他用哲学家的头脑看待并思考人事万物,黑格尔,罗丹等哲人的名言他会随口道出。一位艺术家一旦掌握了哲学这件武器,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他会冷不丁创造出令人叹为观止的风景。他有诗人的情怀,对话中,他会即时即景又恰到好处的引诵出唐诗宋词。他甚至会面对一颗树木伫立少许,继而发出:“树无言,它无知生命的意义,但挺拔起了生命的尊严!”这样的咏叹。我们在用餐时,他能对我俩的对话有感而发即兴诵读出一首诗,名曰《邂逅》,可惜的是其中有些岭南语我没听懂也没完全记住。他还有一双用勤劳练就出来的工匠之手,每天一画就是最好的佐证,他在画画中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快乐和精神上的自由。      

锵哥在对两个儿子的培养教育上,也充分把持着人性的本真。他没有按自己的意志和喜好去硬性为孩子规划如何发展,而是充分尊重孩子在人生道路上的选择,只要方向正确,他都尽力扶持。所以,两个儿子都没有从事他所爱好的绘画事业。二儿子志彦给我说:他十几岁时,父亲带他去澳门旅游,面对那些赌场及灯红酒绿,他充满了好奇。父亲没有更多的说教,而是给了他两千元,让他到赌场去体验一把,但很郑重的告诉他:“你记住,你不去赌,现在已经赢了两千元了!”结果他把钱输了,从此再没有进过赌场。现在他已在古琴收藏仿制,陶艺制作,艺术策划等方面做得风生水起了。

陈永锵与陈志彦父子合照

这次对话是我几十年来用时最长的一次私人对话,而且是与一位名声显赫的艺术大家。长达九个小时的对话,其间用餐两次也没中止我们的话题,因为我们都在往自己的心灵深处走。我们都是生命的歌者,平时他用画画,我用文字,那会儿我俩共同用语言。有趣的是,我平时喜欢把自己的所思所悟写在纸片上装在兜里以免忘记,临近对话结束时,我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片。上面是我写的:“上马杀贼,下马吟诗”,“为生命而写,为生命而画,为生命而歌”,等等,他看后笑了。因为这些话都刚刚出自他口。特别是我俩的人生经历有许多相似之处。大约三十岁之前,我俩都是命运多舛。锵哥九岁为其蒙冤而身在狱中的父亲送过衣物,那种情景会对一个孩子的心灵产生多大的损伤?因为父亲问题的牵连,举家由城市迁往农村,他十几岁依靠为人画像谋生等等。我们都有苦难的童年,都有人生受屈辱的一段经历,都有过曲折时的坚韧与得意成功时的张扬与清醒,因此就有了推心置腹说不完的话语。  

人越往自己的心灵深处走,就越会抵近人性的本真。临别时,锵哥嘱我:这是一位艺术家与共和国将军的对话,你要把它写出来。恭敬不如从命,聊以记之。

 作者简介

尹武平,陕西省富平县人,共和国少将,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外文摘》《散文选刊》杂志签约作家。

其撰写的60余篇散文随笔先后在《读者》《延河》《美文》《海外文摘》《散文选刊》《西北军事文学》《光明日报》《解放军报》《陕西日报》等10余家报刊杂志登载。

《写给岳母》一文荣获“2015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第13名”(全国共有30名作家上榜)。






会员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