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地文化的窗口 复转老兵的平台 公益行动的驿站
 
洞朗你挺住!千万别让国人蒙羞
来源:原创作者:尹武平网址:http://www.gztbjp.com浏览数:34 
文章附图

洞朗你挺住!千万别让国人蒙羞

尹武平

洞朗,本是中国与不丹接壤的一块名不经传的弹丸之地。两个月来,热闹的让全世界都瞪大了眼睛瞅着它。

洞朗,还真有点象家庭防盗门上的那个猫眼,全世界都想透过这个小孔,看看院子里的主人在想什么,说什么,干什么。

事件的起因原委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还真的挺复杂,我喜欢把复杂的问题简单说。

中国在自己的国土上洞朗地区修一条公路,直达蔗草场哨所,且在动工前后两次照会印方。印度未置可否,待公路工程完成三分之二的时候,一帮全副武装的印军入侵到我方一侧出面阻挠,后增至数百人,现仍有数十人在现场。印度媒体对此率先曝光,西方媒体积极跟进,我们的媒体基本上是人云亦云。

两国的外交部,国防部门打了两个月的口水战,好在这次我们的发言人口气还算硬。

我从一开始就不赞同两军洞朗“对峙”的说法。一国全副武装的军人不经同意公然进入到另一国的国土上,这不叫侵略也是赤裸裸的“入侵”啊!怎么就说成是“对峙”了?

边境无小事,世人皆知晓。二十年前我曾到西部与邻国的边境线上去走过一遭。邻国哨所举目可见,管边境的领导一再提醒我们,虽然这里是荒芜人烟的不毛之地,但尿尿千万别对着人家,不然,对方哨兵看见了马上就会照会我们,说这是对他们国家的污辱;也不能拣石子投向一网之隔的对方国土,否则对方会抗议说我们这是“敌意”“恶意”“侵犯”之类的动作。

由此我联想到洞朗地区的伙伴们,你们执行修路这么重要的任务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事前应该预想并制定有多种预案吧?假如一个外国公民不持相关文件未经我方同意进入到我们国土上,那叫非法入境,是要扣押并遣返的。一帮全副武装的军人入侵了,又不在争议区,你就不能驱逐抓捕?胆敢有反抗者击毙他又怎么了?本来指头蛋儿可以碾碎的一件事,现在可好,非要撸起袖子伸出拳头去解决。

事件的发展结果难以预测。但世人对输赢却是有判断标准的,试想某国在我腹地空降一个连,即便是他一枪没开,我们也这样“对峙”吗?这种在自己国土上所谓的“对峙”存在一天,作为国土守卫者的军人就蒙羞一天。印军撤离了,我们修路也停了,那叫我们输了;印军撤离了,我们在自己的国土上该修路修路,该建哨所建哨所,那才算是赢了吧。

往往边境线上的这些小不点事,应对不好,就会演变成大事,局部战术上的失误,甚至造成一个国家战略上的被动。

印度这次是主动挑事的,凡是主动挑起事端的国家绝不能小觐。

首先,它选择了我们不想打的好时机。年内要开十九大,一带一路刚铺开,军改尚在进行中,南海风弱了但浪不断,“台独”基本上在和大陆公开叫板,钓鱼岛之事一天都没消停,朝鲜半岛随时会生变生乱,就连那么穷的蒙古国还时不时出点小情况,缅甸的几发炮弹还经常落在我们的国土上呢。

     其次,印度半个多世纪的战略经营大多是成功的。扩张的野心一个一个得到坐实。印巴几次战争,它肢解了巴基斯坦,弄出个孟加拉国,克什米尔这块骨头他天天还在啃;它吞并锡金国为己一个帮;使尼泊尔,不丹国成为自己的附庸。62年中印之战,毋庸置疑,我们在军事上是取得了胜利,但胜利之果呢?藏南那块九万多平方公里的资源丰富适宜人类居住之地被印霸占,我们得到的阿克赛钦虽然地势居高临下,但那是不毛之地啊!

再次,印军军事上的准备很扎实。中印之战后,双方协定从实控线后撤20公里,我们始终做到了,而印军步步为营,扎实推进,在浅近纵深到实控区,建机场、筑公路、修哨所、堡垒。现把4个军数个旅十余万大军摆放在了待机位置。印空军优于我是客观事实,购买的几千枚“布拉莫斯”导弹绝不是放烟花用的。

还有,也是最可怕的,是我们一些知名人物盲目轻敌自大,善于说大话,说硬话,手脚却总是不到位,属于嘴硬尻(勾)子松的货。总认为我们打印度象斗蛐蛐一样,果真如此吗?诚然,战争胜负取决于国家领导人政治决心及意志的坚韧,取决于综合国力的强弱,取决于军事实力的软硬,取决于人心向背等等。仅有这些,就能完胜吗?我看不见得!关键是能不能因势因地因时的运用了。

近几日,媒体对洞朗方面消息的报道有所降温,一方面是外交部、国防部发言人把该说的话基本都说到家了;另一方面,我们的媒体也开始不经意间抖几件干货了。诸如空军转场,各型导弹部队进入位置,万吨物质进藏,特种部队、装甲部队前推等等。对印度,你若拉开架势与他真干了,他才有可能缩回去,不打了。

印度主动入侵挑事,也为我们粉碎其战略威胁创造了一个机会和条件。法理上我们占绝对优势,军事上只要运作得当,准备扎实,指日内定会把暂时的地面劣势转化为绝对的优势。打不打由不得我们,但打多大怎么打则是完全由我们说了算。再说,现代战争的胜负,早已不是以攻城掠地为唯一标准了。我远中近程导弹及各类火炮完全可以封锁西里古里走廊,切断印度本土与东部几个省的联系,刚好其东部几个省在嚷嚷着闹独立呢。巴铁兄弟再从克什米尔配合推进一下,岂不更好。况且,我们选择的主要方向并不单是洞朗,还有藏南和阿克赛钦呢,甚至可直插拉达克。空军力量较印稍弱,但我防空力量不弱,各种火力能在局部形成绝对优势,能对印军的“布拉莫斯”导弹基地,印军的地面有生力量形成“饱和式”打击。

所以,我劝众多朋友也不必刻意等待某官媒“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社论发表了,“水无常形,兵无常势”,我们就耐心的等着瞧吧!

我相信,我的伙伴们不会因洞朗而让国人蒙羞的。

 尹武平,1954年生于陕西省富平县,共和国少将。

曾任:原兰州军区特种大队大队长,原61师师长。

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外文摘》《散文选刊》杂志签约作家,著有《人生记忆》一书。

其撰写的60余篇散文随笔先后在《读者》《延河》《美文》《海外文摘》《散文选刊》《西北军事文学》《光明日报》《解放军报》《陕西日报》《深圳特区报》《西安日报》《深圳晚报》等10余家报刊杂志登载。  

《写给岳母》一文荣获“2015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第13名(全国共有30名作家上榜)

《人生记忆》散文集荣获2016年度中国散文“精锐奖”,现已被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央党校图书馆、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全国六十多家重点大学图书馆收藏。


会员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