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地文化的窗口 复转老兵的平台 公益行动的驿站
 
最美还是自家景--尹武平
来源:原创作者:尹武平网址:http://www.gztbjp.com浏览数:33 
文章附图

人活一生,无论是行走于青山绿水之间,还是耕作于黄土高坡之上,世事总会在心中留下一道道回味悠长的美景。

少儿时,蓝天上有我心中的美景。我喜欢坐在老屋前的粪堆上仰视湛蓝的天空,更喜欢看蓝天下从远方飘来棉花般的几朵白云,它立马会使宁静的天空生动起来,这生动也会随即飘洒到我的脸上。偶尔还会有一群白鸽带着悦耳的哨音从头顶掠过,它常常使我忘记腹中的饥饿,忽略了身上的褴褛。即便突然卷涌来一阵狂风暴雨,我也会感恩那一场难得的雨水滋润了大地,羡慕树木庄稼经过洗礼后仍旧挺立在田间的自信。更为重要的是这道美景曾催生过我对生活的憧憬和对生命的无限遐想。

本文作者与夫人潘润芳当年的订婚照

青年时,工作中有我心中的美景。当兵算是我有了份工作,也算暂时吃上了“公家饭”。在那个年代,“公家事再小也是大事,自家事再大也是小事。”接受到的是这样的说教,在工作中寻找并创造美景就逐渐成为了我的习惯。这种习惯又在不断地“斗私批修”中得到了强化。所以,凡事以工作为重,干好工作便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追求。你找个丑媳妇没人笑话你,你没干好工作那会让人耻笑且瞧不起的。因此,在那个时代,当个好兵很自然的便成为我工作的全部内容和奋斗目标。于是乎,每天早上战友还在酣睡中我会偷偷提前起床去打扫院子;晚上连队熄灯后我会从被窝里钻出来手提背包带溜到操场上,背包带一头捆在树杆上一头拴枚手榴弹千百次的练投弹的基本动作;吃完饭抢着洗碗涮饭盆,晚上班里小值日讲评能说我“细小工作积极主动”便会心生欢喜;连点名时竖着耳朵若听见自己的名字位列其中受到表扬那更是欣喜若狂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当班长时我曾带着“战术示范班”为全师骨干集训做示范,得到师顾参谋长夸奖使我感到无限荣光;当连长时能得到全连官兵认可便自信满满,年底被军表彰为“教育训练先进连”成为我一生回忆中的亮点。我就这样自己不断在工作中滋润着自己心中的美景。这道道闪动着亮点的美景也曾是我人生中一步一个攀登的阶梯。

原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共和国上将,王克老首长为尹武平散文新作创作的国画《国香》。

中年时,大自然里有我心中的美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喜欢亲近大自然,越来越觉得大自然对待人类是最公正的。你亲近她,她会给你带来灵感;你喜欢她,她会给你馈赠愉悦;你保护她,她会给你增添幸福。当然,你要破坏她,她也会发脾气的,甚至会毫不留情地给你送上灾难。所以过去无论工作多忙,或是利用出差之隙或是趁着留学之便,我总会见缝插针地走进大自然。登临华山观之奇险,曾使我一股豪气由脚底直贯头顶,也顿感人生之路的艰辛;看黄山之灵秀,特别是眺望那块飞来石,使我走进了丰富的想象空间,我想,只要敢于并善于创造,什么奇迹都可能发生;赏九寨沟的七彩流水,会使我联想到生命的绚丽多彩;站在科尔沁大草原上,我能体会到信马由缰般驰骋的豪迈;面对玉珠峰的洁白晶莹,我能看见自己灵魂的瑕疵,包括一些人用那些高端化状品掩遮住的丑陋;航行在大海上,偌大的豪华游轮竟轻飘得像一片树叶,我感觉到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渺小与微不足道;而当我徜徉在涅瓦河畔,登上埃菲尔铁塔,伫立在加加林纪念塔下那会儿,我真正感悟到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自然里有我看不完的美景。

我虽然已进入老年,但我仍企盼着在有生之年去看世界上那最美的一道风景。只是腿脚已经不便,耳聋且两眼昏花,只好无所事事地在家消磨着时光了。打发时光的日子是安静的,我只有在安静的状态下才能产生更多的理性思考,才会不知不觉地走进自己内心世界。当我走进自己的内心世界里时,忽然发现这个世界里同样藏有许多美景。

过去充盈着我大脑的是理想、是工作、是事业、是追求,关注更多地是那些貌似伟大的人和事,是纷繁的外部世界。因而不但忽略了离自己最亲近的人和事,也忽略了生活,忽略了平凡,最不应该的是忽略了平凡中的伟大。

吃饭是我们每个人天天必做的一门功课,做饭更是司空见惯的一件平凡事。就拿我们家来说吧,夫人几乎每天都要先于孙儿与家人一个半时辰起床,钻在厨房里忙活着拣菜洗菜蒸馏烹炒,四碟子六碗的摆好在餐桌上等待着小孙儿及家人享用。不谙世事的小孙儿却不是嫌这碗饭盐淡了就是嫌那盘菜醋酸了呢!他何时才能体会出这饭菜背后的辛劳与别样的滋味呢?夫人却毫无怨言的日复一日做着这出力不讨好的“傻事”。

对一些人来讲,心血来潮做一顿丰盛的饭菜容易,连续做上三天也不算难。但象夫人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一做就是几十年,容易吗?到底有多少人能做到?我无从考证,我只是见证着夫人做到了。

其实做饭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把生活当日子过。过日子既有洗涮拖地抹桌子那些天天必做的不起眼的琐碎事,也有金钱名利物质精神层面的大事。

在这安静的日子里,一件件陈年往事象涓涓细流从我心中流淌出来。记得当年我经同学介绍见了一面正在上大学的她便定下了终身大事,一年通了两封信算是情书,尔后她便买了条上海产的“的确良”床单,从古城西安来到部队在陇县驻地的山沟里登记结婚了。那会我任连长,指导员高兴元很热情地安排炊事班杀了一头大肥猪,全连会了一顿餐算是庆贺。第二年我依旧在我的连长岗位上奉献着奋斗着,她却远在西安挺着大肚子顶着强烈的妊媷反应坚持上下班,吃了吐吐了再做着吃为的是给那颗小生命提供足够的营养。她生儿子时我在石家庄高级步校深造,学校规定除非直系亲属亡故否则任何理由都不得请假,待我放假回家探亲时儿子已经三个多月大了。她既要上班又要肩负起抚养教育孩子的责任,一个人在城市里这样生活着是多么的不容易,在不容易中默默地支持着我从连长、营长一步步地干到团长。

当夫人看到我官至团长一时转业无望难以与家人团聚时,为了孩子为了家庭也为了我所从事的事业,毅然决然辞掉了在省城西安某军工厂“工程师”的铁饭碗,来到塞上小镇青铜峡当随军家属,顶着世俗的眼光与议论在小卖部干起了售货员的行当,这需要多高的境界与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到啊!

作者与夫人、爱孙合影照

我的职务在不断变化着,从团长、副师长、师长到省军区副司令员,面对这些变化,夫人保持着自己的淡定与从容。唯一不变的是她从不收礼从不参政,这为我赢得了在职时做人的尊严和为官的好名声,也使我退休后能睡个安稳觉。

夫人一生素面朝天,尽管她长的不算美丽,但她从不描眉画眼,她其所以这样本色自然而真实的活着,最根本的原因是她拥有心灵高尚的自信。她明白,高档化妆品可以遮掩住脸面上的瑕疵,却遮不住一个人心灵上的污点这个道理。我真佩服她能拥有这种大智慧,这是上帝给予我的恩赐。但上帝又是聪明的,是讲公平公正的。上帝可能是担心这个世界上人人都默默奉献会显得过于单调吧,便有意给世间送来另外一些夫人。君不见那些落马的高官,他们那个夫人不是用华丽的衣裳包裹着一个伪善、自私、没有灵魂的躯壳,在那脂粉和油彩的后面隐藏着贪婪和虚荣,过度的虚荣必然会制造出罪恶;又有那个不是因为夫人收礼参政而成了他锒铛入狱的推手?有的人不把生活当日子过,不用欣赏的眼光看这个世界,在她的眼里时时处处都是别人的错自己的对,动辄把芝麻大的一点小事放大到西瓜那么大,尔后把西瓜举过头顶,狠狠地摔在地上,溅得满屋子都是血红的沫子;有的人像一只笨狗爬到了粪堆上,却扎起洋狗势,企图引得世人羡慕,假若如此,这世间不是宠物多得为患了吗?还有的人别人给她一根麦秸杆,她会当做拐棍拄起来,便飘飘然颐指气使,仿佛地球都会围着她转。这些人可怜的是不值得人去可怜,而最可悲的是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可悲。如果这也算一景,有的人一辈子都在为这一景而煞费苦心。

当我把思绪从遥远的回忆中拉回到眼前时,我终于发现:最美还是自家景。

 尹武平,陕西省富平县人,共和国少将,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外文摘》《散文选刊》杂志签约作家。

其撰写的60余篇散文随笔先后在《读者》《延河》《美文》《海外文摘》《散文选刊》《西北军事文学》《光明日报》《解放军报》《陕西日报》等10余家报刊杂志登载。

《写给岳母》一文荣获“2015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第13名”(全国共有30名作家上榜)。

《人生记忆》散文集荣获2016年度中国散文“精锐奖”。




会员登录
 
 
登录